院長請簽收喔~

他們給予對方的行動與話語,絕不存在「愛」這個選項。

風和日麗,萬里無雲,今日的池袋依舊與平常無異。

「臨——也——君!!」

砰隆轟隆砰隆轟隆—————————!!!!!

風和日麗,萬里無雲,自動販賣機以非科學方式在池袋街頭飛竄,今日的池袋依舊與平常無異。

是的,以平常無異。
這就是屬於池袋的「日常」。

屬於折原臨也與平和島靜雄的「日常」。

「喲!小靜!」折原臨也以非常人方式躲過平和島靜雄投過來的數台自動販賣機,無視身後那堆因重力加速度而形成廢鐵的非公共財產對平和島靜雄打了個再正常不過的招呼,爽朗卻帶著戲謔的笑容與滿面青筋的憤怒表情形成強烈的對比。

「我應該有警告過你,不要再出現在池袋了,不過算了…」順手抓起一旁的警告標桿,平和島靜雄再度施展他那超乎常人的怪力將用意為維護市民安全的公共財產化為百分百造成公共危險罪的武器往折原臨也射去「給我去死吧!!你這隻跳蚤!!!」

「唉呀呀〜小靜還是一樣過分!動不動就叫人家去死呢!」折原臨也身子一轉,鐵桿立即擦過他朝身後的貨櫃車刺去,為了放置貨物而設計中空的鐵櫃立即被刺穿,成為池袋兩大傳說衝突下的第N件犧牲品「雖然我也很希望小靜快點去死一死就是了喲〜☆」

戲謔的笑容隨著平和島靜雄的攻擊逐漸染上殺意,折原臨也拿出隨身小刀,以驚人的速度朝平和島靜雄衝去。

「所以小靜,你就給我去死吧!」
「你才給我去死!害蟲!!」

平和島靜雄以赤手空拳之姿擋下折原臨也的攻擊,於是這場充斥著幼稚卻殺意十足對話的毀滅性打鬥直到黃昏時池袋的另兩大傳說出面制止才宣告結束。

※ ※ ※

『真是的!怎麼每次跟臨也打起來就忘我了呢!』
夜晚,在池袋傳說之一無頭騎士賽爾提與其同居人兼戀人密醫新羅的住處,平和島靜雄正一邊接受新羅的治療一邊聽著塞爾提的訓話

在與賽門一起前去制止了折原臨也與平和島靜雄的破壞式行動後,賽爾堤二話不說直接拖著靜雄回去給新羅療傷,而在她與賽門趕到的同時,臨也則是不再戀戰,逕自離開了被破壞得面目全非的池袋街道

「…抱歉」
雖然毫不後悔並且非常爽快地痛毆了折原臨也一頓,但造成了為數不多的友人困擾這一點,平和島靜雄感到非常愧疚。

『…算了,反正也早知道你是這種性格』
賽爾提單手叉腰,胸口一陣起伏,似乎是嘆了口氣的樣子
『誰叫你跟臨也一直合不來呢!』

「…是啊」看著賽爾提手上的PDA,其實長相極為俊秀的容貌出現一道難得的平靜微笑「我跟那隻跳蚤…是絕對合不來的」

※ ※ ※


「我說…」矢霧波江惱怒地用力闔上醫藥箱「麻煩你下次不要因為這種無聊事讓我加班好嗎?」

「啊啊,反正也是難得一次嘛!」坐在辦公椅上看著窗外夜景的折原臨也愉悅地說道「要不作為補償,等下我請妳去吃宵夜?」

「不需要,我要回去了」毫不遲疑地拒絕上司的邀約,矢霧波江拿起手提包走向門口

「路上小心喔〜☆」折原臨也頭也不回地揮手道別,然而矢霧波江卻在門口停下腳步,轉頭對折原臨也說道
「我說,要是你真的那麼看他不順眼的話就快點把他解決掉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能耐」
話一說完,矢霧波江頭也不回地離開辦公室,獨留下折原臨也一人眺望著夜景

「…要是那麼簡單解決掉,那可就不是小靜了」似乎是在回應矢霧波江剛才的話般,折原臨也緩緩開口「更何況…」
俊秀的面容泛起一抹平靜的笑意,望著窗外的紅色眼眸閃爍著不明的光輝

「我可是…最討厭小靜囉…」

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話語卻因某種扭曲的情感相連在一起,而其中所包含的真正答案,只有這個新宿的情報販子才能知曉。

※ ※ ※

因平和島靜雄婉拒接送,賽爾提送他到樓下並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後才回到屋內,坐在客廳沙發上,給人黑暗與傳奇印象的無頭騎士垂著肩重重地嘆了口氣

「怎麼了嗎?賽爾提」看到戀人心事重重的模樣,新羅立刻坐到賽爾提的旁邊關心詢問

『沒什麼,只是總覺得有時候很搞不懂靜雄跟臨也兩個人』賽爾提快速地打著PDA『他們兩個是討厭…不對,是非————常討厭對方的,可是剛剛靜雄的表情…又讓我覺得好像不是這麼回事…新羅,你覺得呢?』

「嗯…這個嘛…」新羅低下頭做出認真思考的模樣,但下一秒又抬頭還附帶開花背景開心說道「我覺得用刪節號強調語氣的賽爾提非————常可愛喔————噗!!」

被賽爾提以暴力終結他的「賽爾提LOVE!」發言後,新羅一邊揉著肚子一邊說:「好啦好啦我說正經的,對於靜雄和臨也的事,賽爾提妳還是別多想了吧!」

『可是…』
「好了好了,賽爾提,妳別想太多,反正下次見到靜雄他又會回到『臨也去死模式』了,不用太擔心啦!」
『等等說什麼去死也太過分了吧雖然我也很希望他去死…』
「啊啊啊咒罵別人的賽爾提也好可愛———喔噗啊!!」
『你給我閉嘴!!!!!』

看著眼前對自己二度動用暴力的戀人恢復常態,新羅也放鬆地笑了起來,跟折原臨也與平和島靜雄認識多年的他自然很清楚賽爾提想知道的答案,只是有時候有些感情並不是光靠文字和言語就能說得通的,特別是折原臨也與平和島靜雄之間那只有他們才能完全意會的複雜情感。

「畢竟『愛』的表現方式也可以很扭曲的…」新羅輕聲喃喃道,並在賽爾提注意到前快速轉換話題,結束這個打斷他們兩人內心交流小時光的意外插曲。


他們給予對方的行動與話語,絕不存在「愛」這個選項。

絕不,以愛為名。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nie267 的頭像
Annie267

放置倉庫

Annie26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